秋天的抒情散文隨筆

時間:2019-12-11 11:22:35

  秋天的色彩是繼春天的初綠、夏天的碧綠之后,從深綠轉向微黃,在眼簾可及的范圍之內,生命已呈飽滿。下面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秋天的抒情散文隨筆,供大家欣賞。

  秋天的抒情散文隨筆篇一:秋天的桂花

  走在林間的小道上,一陣微涼的風吹來,清涼的風中還夾雜著淡淡的桂花香。不禁恍神,原來,不知不覺間竟又到了秋天。

  微風吹來,地上的落葉被卷起,落葉不斷得旋轉著,樹枝與樹葉間的摩擦,好像在做著伴奏,而落葉呢,則歡快得跳著華爾茲。隱隱約約的,我似乎聽到了風精靈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,很清脆,我在想,她們是不是也在欣賞著這美麗而又純樸的舞蹈演出呢?

  隱藏在墨綠的葉間的桂花們,是那樣的嬌小。昨夜剛下了一場雨,小小的桂花瓣上,留著些許的晶瑩剔透的小水珠,襯得桂花越發的嬌嫩可愛。它雖小,可集中起來,卻能夠香飄十里,讓人們沉醉在花香中。似乎,一切的煩惱都消逝在了這淡淡的桂花香中。

  站在桂花樹下,想起許多的千古名詩,都是寫秋天的孤寂與蕭條,似乎,在他們的筆下,秋天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季節,似乎,在秋天,才想起不知盼了多少春夏秋冬希望自己回家的家人。我疑惑,思念家人,可以在春夏秋冬任何一個時間,為何偏偏就選定秋天呢?

  于是,在這樣一個秋天里,開得正旺的桂花,幫助趕走了多余的愁感。

  正在飛舞的落葉,飄到了我的頭發上。一曲終止,華爾茲也停了下來。一瞬間,寂靜蔓延在整個小道上。緩緩得走過一棵棵桂花樹,似乎是因為有陌生人出現,打擾了他們的舞會,而使他們感到自己被窺探了。只有純潔的桂花,還在散發著誘人的香氣。

  我被震撼到了。不知是那獨特而又炫麗的華爾茲震撼到了我,還是那小小的桂花震撼到了我,只知道,我被大自然的力量征服了。

  突然,一陣比先前猛烈了些的風吹來,一些桂花被吹得脫離了枝干,一時間,桂花的香味在空氣中更濃了。

  我像是有預感般的,伸出了手,一朵小桂花飄落在了我的手中,近看桂花,才覺得,桂花的花瓣猶如剛出生的嬰兒的肌膚一樣純潔無暇。

  又到桂花飄香時,秋思秋感道不盡。

  秋天的抒情散文隨筆篇二:我愛秋天

  一年分為四個季節:春。夏。秋。冬。春季,是一個萬物復蘇的季節,百花齊開,春燕歸來;夏季,是一個炎熱多雨的季節,夏季最美的便是池塘里的荷花了,它有著“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蓮而不妖”的美稱,一直以來被人們贊美著它的純潔和高雅;秋季,是一個涼爽的季節,菊花就是在秋天盛開的;冬天,一個寒冷至極的季節,可是在這冰天雪地之中,如火般的紅梅和如雪般的白梅就是在這銀裝素裹的季節中盛開的。要說這四個季節中我最喜歡的就是秋天了,“秋高氣爽”就是用來形容秋天的天氣的,杜牧的《山行》中有兩句詩:“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于二月花。”

  秋天,在我心里是一個奇妙的季節,它好像就是夏天和冬天的過渡段,初秋時,清涼的溫度驅走了夏天的燥熱,深秋時,漸漸有了冰冷的

  感覺,告訴我們冬天快來了。嬌而不躁,艷而不媚,,的菊花就是在秋天開放的,所以人們通常稱之為‘秋菊’,孤標傲世的秋菊,與剪雪裁冰,一身傲骨的梅。空谷幽香,孤芳自賞的蘭。篩風弄月,瀟灑一生的竹并稱為“花中四君子”,它們清華其外,澹泊其中,不作媚世之態。

  我極愛秋的涼爽,秋的紅楓,秋的菊花……穿梭在楓樹中的清風,吹散了空氣中的雜質,紅色的楓葉與枯黃的葉子混雜著從樹上飄零下來,如蝴蝶般在空中飛舞著,慢慢落下。天空中南飛的大雁,撲騰著翅膀展翅高飛,它們有規律的飛著,誰也不會和誰去搶位置,好像就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,不停歇的向著南方飛去。清雅多色的秋菊,迎著秋風輕輕擺動著,仿佛在向你唱歌……

  秋,是一個清爽豐碩的季節,它給勞動人民帶去了希望,帶去了收成,也給我們帶來了涼爽與歡笑。

  秋的美不突出,但是卻有很多人贊美它,喜歡它,秋天記錄著許多動人的童話,記錄著許多感人的故事,也記錄著我們的童年和昨天,我愛秋天,愛它的碩果累累,愛它的秋高氣爽,愛它的紅楓滿林,愛它的秋菊飄香。

  秋天的抒情散文隨筆篇三:葉落悲秋祭

  春夏秋冬,盡顯絕代風華。在塵世中流連的我們是否應該駐足,體味人生……

  ——題記

 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。

  夏末,荷花疏懶地進入夢鄉,花田間似乎不再蝶影紛飛。一片枯黃的葉子無奈的隨風而落,是的,秋天還是來了。

  事物總是兩極化,興奮活躍的夏天過后必然是悲情千古的秋,并如千年冰封般永恒不變。而我們,也只能望葉哀嘆。

  秋天是傷,是歲月的割痕。百花爭艷、百鳥爭鳴在秋天的壓抑下躲躲藏藏;滄桑百年的枯枝上淚跡漫漫;已入暮年的老者唯有搖曳著蒲扇輕點茶幾,回憶著年少的癡狂……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。人亦是木,亦會經歷葉落的殘年,經歷秋風的無情壓迫,亦會心懷恐懼地面對嚴寒冬季。然,我們,是否如同隨風飄曳的枯葉順水長流?是否延續千古的惆悵?我不能作出回答,因為路在自己腳下。

  逢秋悲寂寥。在廈門,春天不暖,夏天不熱,冬天不寒。但是秋天卻一如既往的令人傷感,空中的氣息麻痹著每個人的思緒,天氣蕭索而令人不悅。獨自漫步期間,帶來的是令人徹骨的寒意,這種時候并不冷,是自己的心冷了。

  “秋風起兮白云飛,草木黃落兮雁南歸”,豪情千丈的漢武大帝亦有感于斯。而最負深情的柳三變卻是“漸霜風凄緊,關河冷落,殘照當摟”。縱橫古今,秋天的傷悲淹沒了豪情亦掩蓋了深情,為之換上了迷惘的外衣。

  一葉知秋,陶潛“櫚亭多落葉,慨然知已秋”早已詮釋。但葉落悲秋卻已持續萬年,這份傷感,是否還會一如既往的蔓延呢?

  其實,人自多愁善感。聞秋之際,借景宣泄不也是一種真情的流露,自然而悲或許是秋天能給人的一種別樣的享受,我們大可將一年的傷苦盡數拋棄。

  這也是一種美,一種感傷的美。葉的飄落不會停止,我們也不會因悲秋而遺世……

趣头条赚钱外挂